一级公路收费酝酿取消,交通运输部

2019-11-03 作者:www.1253.com   |   浏览(87)

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可能下降,对于一直处于微利甚至亏损边缘的物流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值得期待的消息,但对公路企业来说,短期利润恐怕就要

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可能下降,对于一直处于微利甚至亏损边缘的物流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值得期待的消息,但对公路企业来说,短期利润恐怕就要受到影响了。

在近期蔬菜价格高企的原因指向运输环节之际,消息人士透露,几部委正酝酿公路收费的整体下调,这将有助于我国物流成本的降低。目前方案还尚未成形,仍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确定,但改革将是一个比较全面的调整。

“郑州机场高速公路收费已长达18年,超出收费期限3年,而且早已收回成本,应让公路回归公益。”河南省政协委员张朝祥在今年河南“两会”上呼吁。面对今年收费到期的多条高速公路,交通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昨日明确表态,今年即将到期的收费公路应该严格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到期后停止收费,目前正在对该条例进行修改。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全国将有不少高速公路收费到期,以广西为例,今年将有5个收费站到期停止收费,分别是:平果至百色二级公路田阳收费站、南梧二级公路五塘、平南、藤县和桂平收费站;陕西今年也将有62个收费站停止收费,其中包括榆林市鱼河、寨则湾收费站等。此外,根据交通部、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此前联合下发的《关于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的通知》,1993年开始收费的首都机场高速路收费期限也应该截至2013年。 按照2004年11月1日起执行的国务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政府还贷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按照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原则确定,最长不得超过25年;在国家规定的中西部地区,最长也不得超过30年。 然而,我国高速公路超期收费现象却屡禁不止。1994年4月,成渝高速重庆段开始收费,1999年9月,该高速公路就已收回了18亿元的建设投资,但至今这条高速公路仍在继续收费。投资33.8亿元的济南至青岛高速公路,经测算收回投资并有合理回报的收费年限为12.65年,但批准的收费年限为30年。 对于即将到期的收费公路如何监管,何建中透露,交通运输部正会同有关部委研究对《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进行修改,一是要进一步完善收费公路的形成机制,二是要建立好特许经营制度来加强监管,三是要实施更加透明的收费公路信息公开制度。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认为,造成高速公路超期收费是由于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大跃进’,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建设模式;也是部分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等问题导致。“企业也是阻碍取消超期高速公路收费的重要因素。”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蔡建明表示,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的确会影响企业经营状况,仅仅节假日取消高速公路收费就对高速公路企业带来一定冲击,单个省收费收入会下降约4000万-5000万元,这种亏损成为取消收费的阻力。 中国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专家徐逢贤建议,由于原因复杂,短期内全部取消超期高速路收费并不现实,但可先适当降低收费标准,这样既可减轻企业和个人的物流负担,也可以达到高速路维护保养的目的。 相关新闻 前两月高速公路投资降幅超20% 北京商报讯交通部昨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前两月交通运输经济运行的总体情况平稳,公路、水运稳中有增,但高速公路投资降幅超过20%。 交通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表示,1-2月,公路、水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达908.8亿元,同比下降5.1%,延续了去年同期负增长的态势,但是降幅较去年同期收窄6个百分点。其中公路建设完成投资779.6亿元,同比下降9.3%;高速公路完成投资440.1亿元,同比下降21.5%。尽管延续负增长态势,但投资结构进一步优化。国省道建设、农村公路的投资增长比较快,分别增长14.3%和15.1%;内河建设和沿海建设完成投资54.9亿和66.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3.2%和55%。

收费公路的收费标准可能下降,对于一直处于微利甚至亏损边缘的物流企业来说,绝对是个值得期待的消息,但对公路企业来说,短期利润恐怕就要受到影响了。

在1月19日召开的2011年中国物流发展报告会上,交通运输部综合司副司长蔡玉贺透露,交通部正在研究公路收费标准和体系,现行收费公路最高收费年限的30年标准可能会延长,同时收费的标准将下降。此外,交通部正在研究以高速公路等为主的收费部门体系和以普通公路为辅的不收费的体系。

目前,研究中的改革思路包括,在燃油税改革过程中,扩大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的调整范围,适时取消西部地区的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同时一级公路收费在酝酿取消。此外,备受关注的高速公路收费也考虑下调。

在1月19日召开的2011年中国物流发展报告会上,交通运输部综合司副司长蔡玉贺透露,交通部正在研究公路收费标准和体系,现行收费公路最高收费年限的30年标准可能会延长,同时收费的标准将下降。此外,交通部正在研究以高速公路等为主的收费部门体系和以普通公路为辅的不收费的体系。

多家上市公司呼吁,应该按照所在地区的经济水平进行收费调整。

高速公路收费有望下调

多家上市公司呼吁,应该按照所在地区的经济水平进行收费调整。

赣粤高速(600269.SH)董秘熊长水称:"和周边省份同档次、同类车型相比,江西省的公路收费标准目前偏低。"据悉,江西省境内公路收费标准为0.4元/公里,货运为每吨0.08元/公里。与其毗邻的安徽省公路收费标准为0.45元/公里,货运为每吨0.09元/公里。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是我国高速公路快速发展起来的重要政策之一。我国95%的高速公路,61%的一级公路,42%的二级公路都是依靠收费公路的政策建成的。

赣粤高速(600269.SH)董秘熊长水称:"和周边省份同档次、同类车型相比,江西省的公路收费标准目前偏低。"据悉,江西省境内公路收费标准为0.4元/公里,货运为每吨0.08元/公里。与其毗邻的安徽省公路收费标准为0.45元/公里,货运为每吨0.09元/公里。

吉林高速(601518.SH)人士表示:"目前我们所在的辽宁省,公路主要按照重量收费。上述政策调整要视各个省市的经济情况而定。"

但是近几年来,随着人们出行频次的增加,对于公路收费特别是高速公路收费的质疑声越来越强,今年“两会”期间,减少收费站点、降低高速公路收费等话题也成为代表和委员热议的焦点。

吉林高速(601518.SH)人士表示:"目前我们所在的辽宁省,公路主要按照重量收费。上述政策调整要视各个省市的经济情况而定。"

公路法规定,公路建设可通过政府财政拨款和社会筹集资金两种途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对两种公路的收费期限也作了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为15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为长为20年,中西部地区均多出5年。

有关部门也开始对此事关注。从官方的一些公开表态来看,关于降低公路收费改革,已经给出了一些积极的信号。

公路法规定,公路建设可通过政府财政拨款和社会筹集资金两种途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对两种公路的收费期限也作了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为15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为长为20年,中西部地区均多出5年。

粤高速(000429.SZ)董事会人士向本报建议:"如果要调整收费年限,可能要涉及到修改部分规章条例。我们认为调整收费年限时,不应该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国外最长的公路收费可延长到99年甚至100年。"

今年1月18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翁孟勇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收费公路政策随着发展,也暴露出一些缺陷,对收费的相关政策需要进一步规范、完善。

粤高速(000429.SZ)董事会人士向本报建议:"如果要调整收费年限,可能要涉及到修改部分规章条例。我们认为调整收费年限时,不应该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国外最长的公路收费可延长到99年甚至100年。"

一位交通运输业分析师认为:"一般来说,东部地区高速公路投资回收周期短,收费年限可适当缩短,中西部地区投资回收周期长,收费时间应当延长。"

次日,在2011年中国物流发展报告会上,交通部综合司副司长蔡玉贺进一步透露,目前交通运输部确实在考虑将收费公路标准降低,交通部正在研究公路收费标准和体系,现行收费公路最高收费年限的30年标准可能会延长,同时收费的标准将下降。

一位交通运输业分析师认为:"一般来说,东部地区高速公路投资回收周期短,收费年限可适当缩短,中西部地区投资回收周期长,收费时间应当延长。"

另一位公路分析师表示:"国家酝酿改革,对于行业内公司,短期内的当期收入和净利润会有影响,但从长期来看,两项改革的投资价值和调整前几乎相同的。一般高速公路的投资期限为20年到30年不等,和机场、铁路、电厂相比,在价值评估时,已经按照内部收益率贴现法进行了估值折价。国家可能考虑到由于公路投资长期性,有贷款压力,该政策能解决短期风险,并且分摊到未来。"

而这一思路,也正是目前探讨的高速公路改革思路——延长收费年限,降低收费。消息人士表示,目前探讨的改革思路是:对于新建的高速公路,将按照一定的核算方法,延长收费期限,合理降低收费标准。而对于那些已经收回贷款的高速公路,则考虑仅收取非常低的费用,用以满足日常的养护和管理需要。

另一位公路分析师表示:"国家酝酿改革,对于行业内公司,短期内的当期收入和净利润会有影响,但从长期来看,两项改革的投资价值和调整前几乎相同的。一般高速公路的投资期限为20年到30年不等,和机场、铁路、电厂相比,在价值评估时,已经按照内部收益率贴现法进行了估值折价。国家可能考虑到由于公路投资长期性,有贷款压力,该政策能解决短期风险,并且分摊到未来。"

上述政策,对于不以高速公路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影响不大。

“由于高速公路的养护和管理开支是非常高的,如果一下全部取消那些已经收回贷款的高速公路收费,国家财政和地方财政还很难负担这样一笔开支。”上述人士表示。

上述政策,对于不以高速公路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影响不大。

浦东建设(600284.SH)、海南高速(000886.SH)等几家董事会人士均表示:"我们的主营业务收入以投资收益和施工收益为主,所以交通部关于公路收费标准和体系改革,对公司业务影响不大。"

去年底,在全国第十七次高速公路管理工作研讨会上,交通部公路局路网管理处处长吴春耕在会议上提出,目前交通部正在着力推动《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修订,将进一步完善收费公路发展政策,建立更加完善的收费公路收费年限和收费标准调整机制。

1253威尼斯,浦东建设(600284.SH)、海南高速(000886.SH)等几家董事会人士均表示:"我们的主营业务收入以投资收益和施工收益为主,所以交通部关于公路收费标准和体系改革,对公司业务影响不大。”

随后,中金公司发布研究报告指出,收费公路行业行政限制全面放松,将打开行业长期成长空间,提升行业投资价值。

[责任编辑:malenawang]

期待一级公路撤销收费

国内收费公路已是怨声载道。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统计数据,目前物流行业的成本中,公路收费占到了总成本的1/3。

今年3月,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何建中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将研究构建“两个路网体系”,即统筹发展以高速公路为主的低收费、高效率的“收费公路体系”和以普通公路为主的体现政府普遍服务的“非收费公路体系”。未来“非收费公路体系”将占全国公路总里程的96%以上。

事实上,去年我国进行了燃油税改革,在取消“养路费”等六项费用的同时,东、西部地区的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也逐渐取消。据交通运输部公开数据,截至2009年,全国二级及以上高等公路收费里程为42.52万公里。至2010年年底,已取消二级公路收费9万公里。

将西部地区的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逐步取消,同时,也取消一级公路的收费,这是一种设想。”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仅仅是燃油税改革,政府还贷二级公路的债务问题已经令地方政府倍感压力,如果按照这一思路进行下去的改革,可能会比较艰巨。”

但是他认为,这并不是意味着完全不可解决。“如果能从燃油税每年的税收增量部分中,拿出一部分钱来,加大对二级公路和一级公路的补贴,也是一种解决方法。”

“公路是一种公共产品,从理论上讲,应由公共财政提供。但是中国情况比较特殊,过去由于经济不发达,只能依靠这样的模式先发展起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应考虑政府有更多的承担。”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崔忠付表示。

本文由1253威尼斯发布于www.125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级公路收费酝酿取消,交通运输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