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首你肯定会,蒙曼解读王昌龄

2019-11-03 作者:汽车资讯   |   浏览(101)

问题:为什么唐代边塞诗里总是出现羌笛、胡琴这类乐器?

唐诗是中国传统文化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而在这座高峰之上,盛唐边塞诗可以说处于其山峰之巅,成就尤高。

              出塞(凉州词)

图片 1

回答:

从数量上来说,边塞诗在整个唐代存诗两千来首,自初唐以至晚唐,从没间断,尤其以盛唐时期最多。著名诗人出了一箩筐,其中,王昌龄、高适、王之涣、岑参,被世人称为唐代著名的“四大边塞诗人”。

                唐:王之涣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今天跟大家分享王昌龄的《出塞》:

边塞诗起源于汉代,而在唐朝达到顶峰,流传至今的共有2000余首,唐朝诗人中几乎都有写过边塞诗的作品,更是出现了高适、岑参、王昌龄等著名的边塞诗人,其中在边塞诗中多次出现羌笛、胡琴等乐器,下面我们看一下其中的名句。图片 2

大唐是真正的天朝上国,每一个读书人都渴望建功立业。从军征战,立功边疆,是当时社会的一条主旋律,他们写出的边塞诗也是内容广泛,有从军的快乐,有征戍的苦楚,有时豪迈,有时沉郁,有时浪漫,有时写实……风格多种多样,可以说,边塞诗在唐诗灿烂的星河里,无比耀眼。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图片 3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摘自王之涣《凉州词》

诗家夫子王江宁

【译文】

图片 4

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王昌龄(698-756),字少伯,京兆(今陕西省西安市)人。26岁时,曾漫游西北,后中进士,任职江宁丞,因性格不拘一格,“不护细行”,被贬为龙标尉,所以世称王江宁、王龙标。其结局颇为悲惨,在安史之乱时为刺史闾丘晓所杀。

远远奔流而来的黄河,好像与白云连在一起,玉门关孤零零地耸峙在高山之中,显得孤峭冷寂。何必用羌笛吹起那哀怨的杨柳曲去埋怨春光迟迟呢,原来玉门关一带春风是吹不到的啊!

“出塞”本来是汉朝的曲子,相传是汉武帝时期的乐师李延年所作。可是呢,《西京杂记》这本书又记载说,汉高祖的宠姬戚夫人当年就擅长歌唱《出塞》和《入塞》,这样看来大概真正的形成时间还要更早一些。那在汉乐府里头,《出塞》属于横吹曲,是军乐。可是呢,根据《晋书》的记载,“五胡入华”的时候,名士刘畴到坞堡中避难,有几百个胡人想要冲击坞堡,危难之际,刘畴镇定自若,拿出胡笳吹起《出塞》、《入塞》这两首曲子,胡人听了都勾起了思乡之情,留着眼泪就离开了,很像是楚汉战争中四面楚歌的作用。那如果按照这个说法,《出塞》又应该是胡人的曲调,才能引起胡人的乡愁嘛。所以说呢,这个曲调应该是有着非常复杂的演进过程。

摘自王昌龄《从军行》

王昌龄一生位居下僚,没做过多大的官,但在诗坛上却名声大噪,曾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称。

【评析】

图片 5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

王昌龄的边塞诗感情饱满,往往在雄壮热烈中潜含着一股激越悲凉之气,十分感人。他对七绝尤其擅长,成就也最高,被后代称为“七绝圣手”,能和他相媲美的,也只有李白、杜牧等几个人。

唐代一些知识分子,把出塞当作求取功名的一种出路。他们大都有边塞生活经历,都有以描写边塞生活为主要内容的诗歌,这就形成了所谓“边塞诗派”。

但是无论如何,到唐朝它已经成为一个乐府旧题了,诗人都按照自己的理解为它添上新词,原本的曲调就已经不重要了。唐朝重军工,战争不断,写过出塞曲的诗人也特别多,比方说杜甫“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王维“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都是出塞曲。但是在所有的出塞曲里头,最著名的还是王昌龄这一首。那这一首好在哪呢?先看第一句——“秦时明月汉时关”,这一句呀真是横空出世,一个最广袤的空间和最辽远的时间同时出现了。大家知道很多边塞诗都擅长描写广袤的空间背景,比方说我们上一期提到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再比如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或者是“大漠孤烟直,黄河落日圆。”都有空间感。但是这首《出塞》不一样,它不仅仅有明月、雄关这样的空间感,他还有秦时汉时这样的时间感。

摘自高适《塞上听吹笛》

《从军行》其一

这首诗旨在写凉州险僻,守边艰苦。诗的首句,写汹涌澎湃的黄河,发源于云端,突出其源远流长,展示边地广漠壮阔的风光。次句写凉州城的戍边堡垒,地处险要,境界孤危。“一片”是唐诗常用词,通常与“孤”相连用(如“一片孤云”、“孤帆一片”等等),这里即“一座”的意思。三句递转,写所闻。羌笛奏着《折杨柳》的曲调,勾起征夫离愁。唐时有折柳赠别的风俗,因而见杨柳而生愁,甚至听《折杨柳》歌而生怨。关外春风不度,杨柳不青,无法折柳寄情,听曲更生怨恨:“天寒地冻”、“征战无期”、“归家无望”。然而,“怨”也罢,愁也罢,都是枉然,因而作“何须怨”。这种宽解语,着实委婉,深沉含蓄,耐人寻味,不愧为边塞诗的绝唱。

图片 6

为问边庭为何事,至今羌笛怨无穷。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这是一首雄浑苍凉的边塞诗。据唐人薛用弱《集异记》记载:开元(唐玄宗年号,公元713—741年)间,王之涣与高适、王昌龄到酒店饮酒,遇梨园伶人唱曲宴乐,三人便私下约定以伶人演唱各人所作诗篇的情形定诗名高下。结果三人的诗都被唱到了,而诸伶中最美的一位女子所唱则为“黄河远上白云间”。其事未必实有,但表明王之涣这首《凉州词》在当时已成为广为传唱的名篇。

什么叫“秦时明月汉时关”哪?很多评论家都认为这句诗不可解呀。那《三国演义》卷首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作者——明朝大诗人杨慎,在他的《升庵诗话》里给了一个解释。他说,这句诗的意思是说呀,秦朝虽然远征,但是呢,还没有设立关塞,敌人来了,就在明月照亮的土地上去跟他打,敌人走了就收兵,不会超时服役。而到了汉朝呢,在边疆设立大量关塞,这样一来,士兵就被迫常年驻守边关了,回家也就遥遥无期了。什么意思呢?杨慎他是把“秦时明月”和“汉时关”都落到了实处,认为明月就属于秦朝,关就属于汉朝,是不是这样呢?我个人认为啊,这一句诗的解释,不能砸得那么实,这其实是一句互文哪:不是秦朝的明月汉朝的关,而是秦汉时的明月、秦汉时的关。那为什么写唐朝的边塞一开篇会说到秦汉呢?这里头除了有我们经常说到的以汉比唐的意味,更有一种深沉的历史感哪!你想,王昌龄写这首诗的时候,也就是彼时彼刻吧,多少戍边的将士正身处边关、仰望明月呀,可这明月不仅仅是照耀着他们,也照耀过秦汉时代的戍卒啊;这边关不仅驻扎着他们,也驻扎过秦汉时代的征人哪。成百上千年之间,一代代的战士就这么离开故土,远赴边塞,高高的明月和冷峻的边关曾经见证过多少惨烈地厮杀,见证过多少生命的来去呀!一句“秦时明月汉时关”,马上一种苍凉感扑面而来了,唐朝将士的身影就这样被嵌进了波澜壮阔的历史之中。

摘自高适《金城北楼》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注解】

图片 7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出塞》

1、凉州词:又名《出塞》。为当时流行的一首曲子《凉州》配的唱词。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七十九《近代曲词》载有《凉州歌》,并引《乐苑》云:“《凉州》,宫调曲,开元中西凉府都督郭知运进”。凉州,属唐陇右道,治所在姑臧县(今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

那第一句写景,第二句该写人了,怎么写呢?“万里长征人未还”,如果说“秦时明月汉时关”是指时间的辽远,那么“万里长征人未还”就是写空间的广阔了。在明月之下,边关之上的征人,哪一个不是离家万里无法回还哪。这“万里长征人未还”指的仅仅是当时正在戍守边疆的唐朝战士吗?也是也不是。这未还的征人哪,不仅仅包含当时的戍卒,还包含秦汉以来所有舍命沙场、埋骨边疆的将士。他们之中有的是“万里长征人未还”,只能登上高楼“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还有的是万里长征人不还,他们已经化作关下的黄沙了,再也不能回到故土。“秦时明月汉时关”,眼中的景象是何等的壮阔呀!“万里长征人未还”,心中的感喟又是何等深沉哪!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一代代将士远赴边关,乃至埋骨边关呢?下两句,诗人给出了一个回答:“但是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摘自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2、远上:远远向西望去。“远”一作“直”。黄河远上:远望黄河的源头。

图片 8

从以上诗词中可以发现,羌笛、胡琴确实频频出现在边塞诗中,而且还有琵琶、芦管、角、笛、鼓等乐器,为什么唐代诗歌中会频频出现羌笛和胡琴?我们在这里做一下介绍。图片 9

但使龙称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3、孤城:指孤零零的戍边的城堡。仞:古代的长度单位,一仞相当于七尺或八尺(约等于213厘米或264cm厘米)。

阴山,就是今天内蒙古自治区自西向东绵延千里的狼山、大青山等等山脉,在古代是胡汉之间的重要分界线嘛。那什么又是“龙城飞将”呢?有人认为指卫青,有人认为指李广,因为卫青曾经打到过匈奴的王廷所在地——龙城,而李广呢,则被匈奴人誉为“飞将军”,都是汉匈战争的英雄啊。那单说龙城,自然是卫青,单说“飞将”应该是李广,问题是在这首诗里,龙城飞将是放在一起的,所以还有人认为,这龙城飞将是卫青和李广的合称,所谓“但使龙城飞将在”,就是只要卫青和李广这两个人还在。对不对呢?这样理解并没有错,但还是那个问题,太实了。其实这个龙城飞将固然用的是卫青、李广两个人的事迹,但并不一定仅指卫青和李广啊。事实上你要是把它理解成古往今来以卫青和李广为代表的那些能征善战的将军,马上这个意思就会变得更加通达,就是只要这些将军们还在,一定不会让胡人的战马踏过阴山半步。

一、唐朝的民族大融合政策。羌笛、胡琴都是少数民族乐器,其中羌笛发源于四川一带的羌族,而胡琴发源于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在唐朝少数民族与内地互往频繁,特别是在边塞这种区域,戍边士兵使用这种少数民族乐器特别普遍,尤其是羌笛,是在唐朝边塞才经常用的乐器,代表了边塞的文化,而著名的陈子昂典故“伯玉毁琴”中的琴就是胡琴,当时一把成色好的胡琴相当值钱。
二、都属于单人乐器,携带方便。无论羌笛和胡琴,都属于单人独奏,很适合军中战士在闲暇时节用于排解苦闷,解除忧虑。而且羌笛和胡琴都是小乐器适合长期携带,在边塞战争中,战士要长期东北西走,这与大型的乐器比起来,更具有其独特的优势。图片 10

边疆有征夫,自然内地就有离妇,有离别,王昌龄在写闺怨、赠别诗时,仍然写得感人至深。

4、羌笛:古羌族主要分布在甘、青、川一带。羌笛是羌族乐器,属横吹式管乐。何须:何必。杨柳:《折杨柳》曲。古诗文中常以杨柳喻送别情事。《诗经·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北朝乐府《鼓角横吹曲》有《折杨柳枝》,歌词曰:“上马不捉鞭,反拗杨柳枝。下马吹横笛,愁杀行客儿。”

图片 11

三、两种乐器的音色独特。羌笛音色高亢,并带有悲凉之感。胡琴音色浑厚清壮,容易打动人心。长期戍边的士兵远离家乡,在边塞一待就是几年甚至十几年,甚至有可能战死沙场,“古来征战几人回”深刻的描述了当时战争的残酷性,当时通讯条件并不发达,士兵日夜思念家乡,而羌笛、胡琴独特的音色,更能够抒发自己苦闷、压抑的心情,听后无不令人动容,泪下。

《闺怨》

5、度:吹到过。玉门关:汉武帝置,因西域输入玉石取道于此而得名。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是古代通往西域的要道。六朝时关址东移至今安西双塔堡附近。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两句既是议论,又是抒情,声调是真雄壮,弦外之音也是真微妙,那为什么说它是声调雄壮呢?因为就通过这两句豪迈的宣言,前面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为什么“万里长征人未还”哪?因为“不教胡马度阴山”。保家卫国,这是每一个热血男儿的天职,推而广之,从秦汉时期开始,一代代军人之所以抛妻别子,舍生忘死,不都是为了“不教胡马度阴山”嘛。有了这句“不教胡马度阴山”,所有的牺牲也就都有了意义,前面的苍凉恰恰衬托出后面的悲壮,所以说它声调雄壮。那为什么说它有微妙的弦外之音呢?因为“但使龙城飞将在”呀,在讲将领。中国古代一直主张守卫边疆,在德不在贤,在将不在官。如果能有像卫青、李广那样有勇有谋的将军,能够一战破敌,让边尘不起,烽火自熄,又何苦让那么多士兵万里出征、眼望明月、不得团圆哪。高适《燕歌行》不有一句嘛,“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呀。如果朝廷能选出更有为的将领,如果将领不是尸位素餐,而是“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那该有多好啊!这样一来,这首诗在有意无意之间又有了微妙的讽刺,显得格外耐人寻味。

正是以上各种原因造就了羌笛、胡琴在唐朝边塞流行的原因,唐朝诗人通过乐器来表达对边塞军人无比敬仰的情感,直到现在士兵保家卫国、戍守边疆都值我们国人称颂和敬仰。图片 12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6、万仞:一仞八尺,万仞是形容山很高的意思。

图片 13

回答: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7、杨柳:指“折杨柳曲”,是一种哀怨的曲调。

你看,一首七言绝句,二十八个字,把千年的历史,万里的烽烟,将士们舍生忘死的豪情,以及对明君良将的渴望融为一体,写得苍凉悲壮而又意味深长。所以明朝的杨慎、李攀龙等等一干大文人都认为,它才是唐朝七言的压卷之作。那不知道有没有朋友注意到,咱们前面讲王翰的《凉州词》,也说是压卷之作,这一首还说是压卷之作,这是怎么回事儿啊?老话讲“文无第一”,或许我们应该像王翰品评天下文人那样,不排第一名,只排第一等,这才是最公道的做法。王昌龄现存诗不到二百首,远远比不上李白、杜甫,但是呢,却号称“七绝圣手”,又称为“诗家夫子王江宁”,可见其地位之高啊!

唐朝边塞诗总会出现羌笛、胡琴乐器主要是因为边塞的少数民族擅长这些乐器,换而言之,是地域和种族的原因。
图片 14

《芙蓉楼送辛渐》

8、玉门关:关名,在今甘肃省敦煌县西南,是古代通西域的要道。

图片 15

图片 16

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作者简介】

但是王昌龄的重要价值绝不仅仅在于七绝,更在于他对边塞诗的贡献。唐朝写边塞诗的人很多,从数量和质量双重角度排名,前三位就应该是王昌龄、岑参和高适。在这三个人里头,王昌龄年纪最大,写边塞诗也最早。开元十三年,王昌龄漫游西北边疆,创作了大量边塞诗,这一年岑参才只有十一岁,而高适呢虽然年纪不小,但是还没有开始他的边塞生活。可以说,盛唐时代的边塞诗正是由王昌龄奠定的格局,而且在这三个人里头,高适和岑参都以歌行见长,只有王昌龄独善绝句。今天说的这首《出塞》只是他那么多漂亮的边塞绝句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首《出塞》和七首《从军行》,都是难得的佳作,虽然没有时间讲,但是非常愿意推荐给大家。既然说到了岑参和高适,下一首就跟大家分享岑参的《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

唐朝的疆域在最盛时期东至朝鲜半岛,西达中亚咸海,南到越南顺化一带,北包贝加尔湖。唐朝周围的异族很多,有突厥、回纥、靺鞨、铁勒、室韦、契丹等。而在唐的边塞自然就和这些国家、藩国所接壤,而在每一个两国交界的地方就会有两个国家文化、习俗、饮食、乐器、贸易邓的交集。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之涣(688—742)唐代诗人。字季凌,祖籍晋阳(今山西太原),其高祖迁今山西绛县。其兄王之咸、王之贲皆有文名。他从小就很讲究义气,纵酒谈乐,豪放不羁,常击剑悲歌。中年才悔悟而立志向学。对于参加科场考试没有兴趣,学成后到处拜访名人。担任过主管文书簿记的小官,后来因受诽谤而辞职,过著游山玩水的生活。存诗六首,其诗多被当时乐工制曲歌唱,名动一时,常与高适、王昌龄等相唱和,以善于描写边塞风光著称。用词十分朴实,然造境极为深远,令人裹身诗中,回味无穷。

图片 17

羌笛的善于演奏者为羌族,羌笛用高山上生长的油竹制成,竹节长、管身较细,生长在海拔3500-4000米的地方,这个乐器可谓非常有地域特色。羌笛在唐时是边塞上常见的一种乐器,是少数民族或是军队中的兵士所用的一种自娱自乐的乐器。故而在唐诗中有不少诗句都有提到羌笛。
图片 18

图片 19

胡琴,始源于唐朝,是北方得明间乐器。当时唐朝将西方、北方各民族统称为胡人,胡琴为西方、北方民族传入乐器的通称。唐朝虽然盛极一时,但是也不可避免得需要和周边的国家保持商贸等关系,有接受其他国家得进贡。而在西方和北方得边塞地区,就可以时常听到胡琴的音乐。因而,胡琴也就走进了诗人的眼中写入了诗词。
图片 20因而,我认为,唐朝诗句里昌出现羌笛、胡琴乐器的原因是因为地域、民族原因,而另一方面也说明当时的诗人对政治的关心,以及对周边环境的了解。这是一个大的环境所造就的。

狂放不羁高常侍

回答:

高适(702-765),字达夫,渤海蓨(今河北省沧州市)人。二十岁,到京城长安科考落榜后,便长期在燕、赵、梁、宋一带漫游,穷困潦倒,几乎过着流浪乞讨的生活,性格也越发变得狂放不羁,不拘小节。

唐朝的边塞征战大部分在西北地区,将士们所到之处听到的当地民间音乐就只有羌笛胡琴这此异族情调,诗人这里突出羌笛胡琴是点明了身在西域征战远离乡土听不到乡音,这些诗大多数是描写思乡之情征战之苦,身处异乡充耳异曲他听到的羌笛不是愉快的乐曲而是悲凉的愁情。我想当时军中不会带乐工同行,只能从当地找到乐工用当地的乐器伴奏。重点不是音乐而是异域思乡想早点结束征战回到长安。

天宝三载(744年),高适与李白、杜甫一起漫游梁宋,结下深厚友谊。一生曾经历三次边塞军旅生活。安史之乱爆发后,拜为左拾遗,转监察御史,辅佐大将哥舒翰坚守潼关,失守后,积极找到“中央组织”,得到连续升官的机会,最终封为渤海县侯。

可以说在唐朝著名诗人中,高适成为官运最好的一位,后人因此又称他为高常侍。

他的边塞诗多关心国家大事,思想深刻,能触及到深层次的社会内容,现实意义强烈。代表作首推《燕歌行》。

《燕歌行》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翰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飖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图片 21

仅存六诗王之涣

王之涣(688—742),字季凌,绛州(今山西新绛县)人。性格豪放不羁,常常击剑悲歌,他的诗经常被当时乐工制曲歌唱,名动一时。

王之涣写诗擅长五言诗,描写边塞风光,笔法浪漫,意境悠远。遗憾的是,他仅有六首诗留存下来,但他仅凭其中两首,就名留诗史。

《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图片 22

壮丽恣肆岑嘉州

岑参(715-770),南阳(今河南省南阳市)人。出身官僚世家,一门出了三个宰相,但他幼年丧父,家道中落。

19岁到长安求仕,未果,北游河朔,蹉跎十秋。39岁时,终于进士登科,当了兵曹参军。先后两次出塞,远至安西(今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在那生活了六年多。

回朝后不久,又以太子中允、殿中侍御史的身份充关西节度判官。后来,岑参官任嘉州刺史,故后人称其为岑嘉州。罢官后客死成都。

他一生往来“鞍马烽尘间”,时间之长,地域之广,其他诗人中无人能比,这也为他积累了丰富的边塞生活经历和创作素材。

岑参的边塞诗,壮丽恣肆,处处浪漫,特色明显,擅长形式自由的歌行体。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自古边疆多愤青!”

图片 23

本文由1253威尼斯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首你肯定会,蒙曼解读王昌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