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福特,下一波关税还有4天到达

2019-09-23 作者:汽车资讯   |   浏览(129)

据彭博社报道,福特汽车公司是特朗普最喜欢攻击的一个目标,在整个总统竞选过程中,他都在抨击福特竟然会选择在边界以南生产汽车。而丰田汽车公司、大众汽车公司和其他美国汽车制造商一样无法幸免。

图片 1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6月6日报道,德国汽车制造商宝马设立在墨西哥圣路易斯波托西的总装厂在当天正式投产了——然而这一天距离特朗普所威胁的“对墨西哥所有产品征收5%关税”的限期仅剩4天。

图片 2

截止记者发稿前,2月10日召开的美日首脑会谈仍没有得出实质性的结果,也正是因为如此,大洋彼岸的日本汽车制造商更加紧张,尽管他们自己非常清楚,这种“无谓的挣扎”或许无法改变未来日本汽车在美国的处境。

图片 3

作为日本最大的两家汽车制造商,丰田和日产汽车公司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都被他批判了一番。而通用和大众都依赖于墨西哥的工厂,这些工厂能够生产数以百万辆汽车和大量的配件。如果新一届总统兑现他的话,即威胁要针对跨过格兰德河(位于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汽车组装活动征收高额税款,那么通用和大众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事实上,类似日本汽车制造商这样的紧张情绪,早已在整个美国境内蔓延开来。起初,外界并没有预见到对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制造业的“搅局”能力如此强大,尤其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事件”后。有媒体评论,2017年对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来说,又是“水逆”的一年——出现了比英国脱欧更糟糕的状况。

宝马圣路易斯波托西工厂(IC Photos)

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杜登霍夫(Ferdinand Dudenhoeffer)表示:“特朗普也可能会设置贸易壁垒,因此在美国本土开设工厂的汽车制造商将会是胜利的一方。相反作为汽车行业的新宝地,墨西哥可能会遭遇打击。”

早有“前科”

当地时间5月3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声称,要从6月10日起对所有墨西哥输美产品征收5%的关税。他还威胁称,如果墨西哥不能解决“非法移民问题”,这个关税还会在今年十月前逐步提高至25%。

自2010年以来,包括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内的9家全球汽车制造商宣布在墨西哥的投资超过240亿美元。此外大众的奥迪品牌、宝马和戴姆勒公司都在或计划在这个低成本的国家组装豪华车、发动机或重型卡车,特朗普对此表示,这是建立在牺牲支持他的美国选民的利益的基础之上的。根据密歇根州安阿伯市汽车研究中心的数据,十年间墨西哥的汽车产量翻了两倍多,从200万辆增长至500万辆。

继2015年美国车市创下2001年以来最高销售纪录后,美国车市2016全年销量继续上涨,达到17539052辆,比2015年的17482841高出56000辆。尽管只是同比0.3%的涨幅,但仍然标志着美国车市已经连续七年实现增长,成为1909~1917年以来连续增长持续最久的一段时间。

CNBC称,特朗普的这一关税可能会使产自墨西哥的宝马3系轿车在美国的售价提高数百美元,但宝马公司并没有被这个情况“吓倒”。

图片 4

对于车企来说,这样好的光景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实属难得,加大投入增加产量成为当务之急,但特朗普却成为他们目前最大的绊脚石。据了解,在前段时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就曾“手撕”福特——事情的起因是福特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公司将向墨西哥投资16亿美元,从2018年开始在当地生产小型汽车。该消息意味着除福特已经在墨西哥生产的一款小型车外,福特最流行的Focus 生产线也将外迁。

在被问及是否会在关税威胁下改变生产计划时,宝马管理委员会成员奥利弗·齐普策(Oliver Zipse)说:“我们会坚持执行已有的计划,并关注事态发展。我们的生产网络是灵活的,不过目前我看不出有什么改变计划的理由。”

兼任共和党候选人和房地产开发商双重身份的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威胁针对福特在墨西哥生产并运回美国的所有汽车都征收35%的关税,这让他吸引了头条的关注,他称,福特在墨西哥的新工厂计划是“绝对的耻辱”。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斯帕克指出:“征税将推升汽车价格,并打击需求。”

为此,特朗普多次批评福特的投资计划,反复重申该公司应放弃在墨西哥扩建工厂,并威胁称,其墨西哥生产进口美国的汽车将被征收高达35% 的关税。结果没想到福特在几个月后表示,公司计划未来两到三年内终止在美国的小型汽车生产,小车生产线将全部迁往生产成本较低的墨西哥。

他说,宝马公司尚未决定如何应对关税为这些产品带来的附加成本,他们可能采取的应对方式包括将这些成本照单全收,或是将部分或全部关税成本转嫁给美国的买主。

密歇根大学劳动、就业与经济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格兰姆斯(Donald Grimes)表示,如果特朗普决定终止贸易协定,并使用反倾销规则向其他国家广泛征收关税,那么他将“引发全球贸易战”。他举例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终止只需要提前六个月通知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没有特别说明总统这样做需要获得国会的批准。

当时的美国媒体戏称特朗普的行为是为竞选铺路制造的战略,还判断万一惹怒了整个美国汽车行业,特朗普更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但显然,现在的状况并不如媒体判断的那么简单。

齐普策表示,宝马最终采取哪种方式,将取决于类似于奔驰C级这样的宝马3系竞争车型的定价。

他认为:“这些国家会进行报复。消费者支付的价格也会大幅提高。接着美联储将会选择加息。这真令人厌恶。”

日系的噩梦

宝马墨西哥工厂在2016年初破土动工。分析师和投资者当时普遍认为这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墨西哥的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

尽管面临这种威胁,但美国汽车制造商们和美国汽车工人联盟向新当选的总统抛出了橄榄枝。

去年的11月,特朗普曾通过视频阐述了他上任100天执政计划,在视频中他表示,将会在上任的第一天,发布总统行政令,退出TPP。尽管这件事当时登上了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但其实并没有人真的把特朗普的话当回事,大家还没有想过哪任美国总统会如此轻易退出TPP——毕竟2008年是美国主动宣布加入TPP的。

尽管那时候还在竞选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威胁要在当选后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许多人对他的威胁不以为然。

福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同意特朗普所说的,对于国家来说团结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期待共同推进经济和就业的增长。”在9月份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举行的首次辩论中,福特公司将密歇根州小型车工厂搬到墨西哥的计划就遭到了特朗普的攻击。

结果,特朗普在今年1月23日签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退出了“将摧毁美国制造业”TPP,他还表示美国将很快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就北美自贸协定重新谈判。有国内媒体分析认为,从长期目标来看,TPP本来应将消除包括汽车、农产品、化学品及消费品在内的一万多项产品的关税,实现区内贸易零关税;然而,由于12个参与国家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的不同,零关税为其国内经济和产业发展带来的冲击不一。在此前TPP框架协议的谈判中,汽车业是TPP谈判所涉及的重要领域——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由于美国政府把经济重心放在玩“钱生钱”的金融投机领域,造成美国以制造业为首的实体经济空心化,使得有着更雄厚制造业技术积累、质量更稳定、性价比更高的日本汽车公司在美国市场上表现突出。

现在,随着特朗普入主白宫,并在2018年底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签署新的贸易协定,原本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实际上已经宣告“死亡”。但新的贸易协定目前尚未得到三个国家的正式批准,特朗普对墨西哥施加的关税将让宝马和其他在墨西哥设有工厂的汽车制造商更加不安。

通用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分别发表声明指出,他们会拥护特朗普和新一届国会的政策——即支持美国本土的制造业。UAW在竞选中支持希拉里,而它的主席威廉姆斯(Dennis Williams)也在一份声明中称:“显然我们还有工作要做。”

因此日本汽车业对TPP协议的达成抱着更加欢迎的态度,而美国汽车界内部的态度却恰恰相反。据了解,此前多位美国议员也表示了担忧,由于日本汇率操纵未能纳入TPP议题,因此日本汽车将继续在美国占据价格优势。

图片 5

在周三慕尼黑的一个行业会议上,德国高管们也对特朗普的观点表示担心。宝马正在墨西哥圣路易斯波多西州建设一个新的汽车工厂,该厂将于2019年投产,而奥迪在圣何塞恰巴市的工厂在9月份已开始组装汽车。

接二连三

墨西哥工厂生产的宝马3系轿车

宝马CEO克鲁格(Harald Krueger)表示:“我们需要开放贸易,因为我们依靠出口和进口。美国市场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这家豪华汽车制造商在南卡罗来纳州设有工厂,工厂组装的大量SUV会被运往全球各地的市场,反过来宝马也需要从欧洲向美国出口轿车和小轿车。

然而,这并不是日系车的第一个打击,在退出TPP后,特朗普还打算修订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再度受到波及,而这对日本车企的打击也颇大。

汽车咨询公司LMC Automotive估计,如果美国对墨西哥施加5%的关税,那么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汽车的平均价格将上涨1700美元(约合人民币11.7万元)。如果关税达到特朗普威胁要在十月份上升到的25%,那么这个涨幅将会达到8500美元(约合人民币5.9万元)。

调解的希望

相关数据显示,在墨西哥,日产汽车拥有三家工厂,居日系品牌首位,16年生产了近85万辆;本田的2家工厂16年生产了超过25万辆,因此修订NAFTA的影响对日本车企非常大。

LMC分析师称,这将使宝马3系在与奥迪A4与奔驰C级轿车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戴姆勒CEO蔡澈(Dieter Zetsche)和供应商博格华纳公司CEO维利亚(James Verrier)算得上是高管中的“乐观派”,他们认为特朗普的贸易言论是为了配合竞选而夸大的,之后会根据实际需要进行温和化。蔡澈指出:“许多在竞选活动高潮时说过的话都只是说说而已,我希望并相信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就在1月初,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威胁丰田向其征收高额关税。在此种种状况下,日本方面非常担忧特朗普对美日贸易摩擦造成升级影响,甚至动摇美日同盟关系的基础。据了解,受美日贸易摩擦影响,丰田汽车等各公司逐渐下调面向美国的出口额,转为在当地生产,努力创造就业岗位。本田副社长仓石诚司表示:“一直实行在美国当地制造并销售的战略。希望对方了解这一实际情况。”马自达社长小饲雅道表示:“全球化背景下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化。在此基础上,当然不会排除在美国设立生产基地的可能性,也会将修订北美战略问题考虑进去。”

快速变化的贸易壁垒正迫使汽车制造商们重新考虑多年前做出的重大生产决策,因为当时几乎没有人能够预料到如今的情况。

通用已退休的副总裁鲁茨表示,如果特朗普的顾问和国会不至于让他的保护主义议程弄得太过火,那么他的胜利可能最终会帮助汽车业。

当然,美国本土的三大车企也不好过,卡住墨西哥也会让他们损失惨重,但谁又能阻止美国总统的决定呢。

“这些决策有很多都是在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做出的。”美国汽车研究中心的克里斯汀·季泽克(Kristin Dziczek)说,“从做出建厂决定到工厂正式投产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以及10亿至15亿美元的资本投入。”

鲁茨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不是一个独裁者,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废除贸易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一些内容可能会重新商定,但他可能会对自己更加疯狂的想法闭口不谈。”

妥协与反抗

宝马圣路易斯波托西工厂的产量正在提高。该厂从今年4月份开始生产宝马3系轿车,预计今年将生产约2万辆。这些轿车并不会全部出口的美国,实际上其中的大部分会出口到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

相较于威胁对日本车进口施加关税,特朗普把关注点放在了在美出售的日本车所产生的财富,这也支持了他之前的观点。

美国舆论认为,特朗普奉行的政策与墨西哥之间的争议,会导致一些重大的附带伤害——最明显的是对汽车制造商和消费者。业内分析师认为,特朗普的计划可能会导致汽车产品价格升高,消费者甚至不会再看到那么丰富的产品种类,而由此也将引发汽车工人就业机会减少。

图片 6

10月12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竞选活动中认为:“日本正在通过汽车压榨我们。”另外在7月份对俄亥俄州志愿者的讲话中,他谈到了日本发往美国的运载着汽车的“大量货轮”,称“因为我们,这些船都富得流油”。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向特朗普展示过叛逆之心的各大车企们,似乎已经开始软化下来。据了解,丰田已经承诺未来五年在美国追加投资100亿,用于扩张美国工厂,生产新车提高产能;通用表示将在美国投资新增7000个就业岗位,并且特意强调“其中有450个岗位本来是要去墨西哥,这下响应特朗普总统号召,迁回美国”;FCA宣布将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生产三款全新Jeep车型,并将改建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家工厂,用来生产原先在墨西哥制造的公羊皮卡,并且计划到2020年重组其在美国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的工厂,增加2000个就业机会;现代集团也宣布,未来五年该集团对美国市场的投资将增加50%,达到31亿美元,这些资金可能将用于在美国建新厂……

准备出口的墨西哥产宝马3系轿车

丰田、日产和本田的代表拒绝置评。

当然,也有例外——宝马汽车就表示要全力以赴地推进墨西哥的圣路易斯波托西新建工厂,在那里生产宝马车会面向整个北美销售。以至于特朗普称,“要是宝马在墨西哥建新工厂,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宝马车都要加收35%的高额关税。”

CNBC分析,如果特朗普真的对墨西哥所有产品征收5%的关税,宝马可能会继续像过往一般,从德国向美国出口宝马3系轿车。但如果特朗普兑现他多次发出的另一个贸易威胁,即“对欧洲制造并出口到美国的汽车施加关税”的话,宝马的应对依旧是无济于事的。

日本汽车制造商们在墨西哥工厂的总产能能达到大约136万辆/年,而且已经宣布建造一家年组装量达43万辆汽车的新工厂的计划。在墨西哥生产又在美国销售的日本车型包括丰田花冠、日产骐达和森特拉、以及本田飞度和HR-V。

看法

在被问及是否会游说特朗普,让他改变对墨西哥的关税计划时,齐普策表示:“我们将用事实来游说……事实上,我们正准备在2019至2021年间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

住友全球研究中心(Sumitomo Global Research Co.)CEO兼总裁Bob Takai指出:“如果NAFTA会在一些地方得到修改,那么这会极大影响到日本企业,尤其是它们在墨西哥与汽车相关的投资。如果因为美国新总统的关系,交易和投资变得非常困难,那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

不过,已经有调查显示,如果特朗普重拳打击NAFTA,可对美国汽车业的影响可能适得其反。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早在2017年初,特朗普就曾用“加税”来威胁多个大型汽车制造商,要求他们将工厂转移至美国,当时宝马就名列其中。

有专家对本报记者分析了个中缘由——首先,特朗普拿汽车生产地说事是“伪命题”,尽管福特、通用、丰田近期都宣布在美国投资,虽然他们坚称这并不是讨好新总统的短期行为,但从应付产业工会的情绪这点来看,再不姿态低一点,谁脸上都不好看。

由于北美市场的巨大需求量、墨西哥的廉价劳动力与《北美贸易协定》带来的免关税政策,世界各大汽车生产商自2010年起加大了在墨西哥的投资力度,并促使其在2015年成为了世界第6大汽车生产国。

其次,汽车工业已经是全球一体化的体系。墨西哥出产的车辆约有40%的美国零件,美国造的车也有约12%的墨西哥零件;而这两国的一级供应商又从中国等境外的二三级供应商处采购下游部件。对美国境外生产并进口来的车辆和零件实施35%的关税,必将导致汽车价格飙升。该中心统计将有3万多个美国制造工作岗位、6700个北美组装岗位和45万个间接相关的销售岗位消失,这几个数字是美国新政府必须考虑的。

图片 7

第三,即便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作废,很多制造业工作也无法迅速回流,机加工行业最为突出。美国的传统机加工行业,由于设备老旧,加上原来的创办人大面积退休,家中二代多从事地产、IT、金融等行业,并不热衷于成天和工业机床打交道。这也正是过去数年当中,北美铸造机加行业不断整合之中的原因。因此,汽车OEM和零部件商要将目前位于墨西哥的生产转移到美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墨西哥汽车产量变化

看各大车企对美态度

包括通用、福特、奔驰、宝马、日产、本田、丰田、马自达和起亚等多个汽车企业都在墨西哥设有工厂。其中福特在2017年宣布撤回在墨西哥的16亿美元小型车生产计划,并改为在美国投资7亿美元建厂。福特声称这是“商业行为”,与特朗普的威胁无关。

妥协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福 特

在经历特朗普在16个月总统竞选期间持续不断地攻击后,随着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宫,福特终于败下阵来,决定取消其在墨西哥的建厂计划。特朗普立即在推特上对福特提出表扬:“感谢福特,放弃在墨西哥建造新厂,而是选择在美国创造700个新工作岗位。这才只是开始,更多的即将到来。”

1月初,福特宣布放弃在墨西哥新建16亿美元工厂的计划,未来四年将在美国密歇根工厂投资7亿美元,用于生产电动汽车,将推出13款电动化车型。福特CEO菲尔兹表示:“我们考虑了所有的因素之后做出这一决定,决定的出发点是为福特选择合适的发展道路。在福特看来,特朗普正式上任之后,在其经济政策下,美国制造业也会迎来更加积极的发展氛围。”

作为此次特朗普和福特纷争的另一主角,墨西哥经济部在一份声明中对福特的这一决定表示失望,并将保证福特偿还当地政府对该项目的支持费用。不少汽车分析师表示,福特的决定可能只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墨西哥制造业投资放缓的开端。“福特的决定证实了2017年墨西哥吸引对外直接投资下滑的风险。”西班牙储蓄银行市场分析师塞勒评论道。而墨西哥政府表示,将出台减税措施,以吸引外资回流。

菲亚特克莱斯勒

近日,特朗普在今年的第一场发布会上高调表扬了福特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就在不久之前, FCA宣布将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生产三款全新Jeep车型,并将改建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家工厂,用来生产原先在墨西哥制造的公羊皮卡。

去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后, FCA立即表示期待与新总统合作。FCA还指出,自从2009年申请破产以来,该公司已经在美国市场投资84亿美元,增加了大约2.5万个新的美国就业机会。与此同时, FCA CEO马尔乔内也表示:“FCA期待与新总统合作,让美国制造业变得更强,为我们的员工、客户和社会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该公司计划到2020年重组其在美国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的工厂,增加2000个就业机会。

尽管FCA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在美国市场投资,不过该公司高层还是对特朗普上任之后美国汽车业的发展流露出担忧。近日,马尔乔内表示:“FCA正在等待新政府上台之后的政策,并将努力适应。”马尔乔内还指出,增加贸易壁垒对美国汽车业“可能带来发展障碍”。

现 代

日前,韩国汽车制造商现代集团宣布,未来五年该集团对美国市场的投资将增加50%,达到31亿美元,这些资金可能将用于在美国建新厂。特朗普一直表示要企业在美国投资,承诺将增加美国的就业率,并威胁要将从墨西哥进口的汽车关税提高至35%。近日,包括福特、FCA等车企都宣布了在美国的新投资计划。

虽然特朗普此前并未直接抨击现代,然而相比其他主流车企,现代因其在美国的产量最小而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现代集团总裁Chung Jin-haeng否认了该计划是迫于特朗普政府的压力,但表示希望在特朗普增加就业的政策下提升其在美国市场的销量。现代集团表示,将通过这31亿美元的投资计划重新架构在美国现有的工厂,并增加在无人驾驶、人工智能和其他未来技术领域的投资。

目前,现代和起亚在美国各自拥有一家工厂,而起亚在墨西哥还有一家工厂,已于去年开始投产。Chung表示,现代计划今年开始在起亚墨西哥工厂生产汽车,不过该集团现在对于墨西哥工厂的产能问题表示担忧。起亚去年曾表示该工厂产能为40万辆,但近日却表示该工厂的产能最终还得取决于实际需求水平。

摇摆派

丰 田

丰田成为首家被特朗普攻击的外国汽车制造商,因为这家日本汽车制造商2015年宣布将丰田卡罗拉的生产从美国转移至墨西哥。特朗普在推特上对丰田发起攻击:“丰田表示将在墨西哥巴哈建立新工厂,为美国市场生产卡罗拉。我告诉你们,没门!要么在美国建厂,要么缴纳边境税。”

丰田方面表示将坚持在墨西哥市场的投资,该公司早在两年前就计划在墨西哥建新厂,而且这是一个长期的决定。从2019年开始,该工厂将每年生产大约20万辆卡罗拉轿车,以供应北美市场。卡罗拉仅次于本田思域,是美国最畅销的紧凑型轿车之一。此外,丰田近日还表示未来将继续在拉美市场扩张。

在特朗普的“狂轰滥炸”下,丰田似乎也撑不住了。近日,丰田汽车总裁丰田章男宣布,未来五年将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用于扩张美国工厂,生产新车提高产能。丰田在北美车展上推出了新凯美瑞,该公司计划今年年末在美国肯特基工厂生产新车。丰田强调,在过去60年,该公司在美国累计投资了220亿美元,拥有13.6万名员工。丰田北美CEO 吉米•伦茨表示,这个投资金额与五年前一样,该决定并不是对于特朗普在推特上言论的回应,只是丰田在美国既定的投资计划而已。

通 用

1月初,特朗普在推特上威胁将对销往美国的墨西哥产雪佛兰科鲁兹征收边境税。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通用正在将墨西哥产雪佛兰科鲁兹送往美国汽车经销商。这样不行,通用要么在美国生产,或支付巨额边境税。”实际上,通用只从墨西哥进口了少量科鲁兹掀背车到美国而已。

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对此表示,尽管遭到特朗普的批评,但公司不会改变在墨西哥生产小型车的计划。博拉表示,该公司在美国俄亥俄州一家工厂生产旗下所有轿车,而汽车企业在决定在哪里生产汽车的决策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通常提前2~4年就要做出决定。当被问及她是否担心通用可能会被征收高额关税时,博拉表示,现在推测还太早。她还表示,通用的战略与特朗普针对贸易和工作的目标存在很多相同之处。

2018款GMC Terrain SUV的生产将从加拿大安大略省英格索兰的一家工厂转移到墨西哥。小型SUV是北美市场中增长很快的细分领域。通用计划将生产该车的工厂从一家增加到三家,而新增的两家工厂就是通用在墨西哥现有的两家工厂,这自然引起了特朗普的不满。日前,通用宣布未来几年在美国增加10亿美元投资,并将新增7000个就业岗位。该公司还特别指出,其中450个新增岗位是本来要外迁至墨西哥的。这也反映出通用对于新任总统“把制造业和就业带回美国”新政的妥协。

强硬派

宝 马

近日,特朗普在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宝马应重新考虑在墨西哥圣路易斯的建厂计划。宝马计划,从2019年开始在该工厂生产宝马3系轿车。此前,宝马董事会成员萧绅博曾表示,该公司将坚持计划在墨西哥投资近10亿美元建新工厂,该工厂将在2019年投产,创造至少1500个工作机会。

特朗普表示:“我要告诉宝马,不要浪费他们的时间和金钱,除非他们想要销往其他国家。但我要对宝马说,如果他们想要在墨西哥建造工厂,并将在那里生产的汽车销往美国而不用缴纳35%的关税,这是不可能的事。”

宝马表示,它将坚持在墨西哥的投资计划,并将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销往全球,其中包括美国市场,不惧特朗普关于征收高额关税的恫吓与威胁。新墨西哥工厂的建立意味着宝马将在德国以及中国工厂的基础上增加3系产量。宝马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斯帕坦堡工厂是其全球最大的工厂,拥有8800名员工。宝马去年在这里生产了超过40万辆宝马X系SUV,其中70%被运往其他国家。实际上,宝马在美国是最大的汽车出口商。

日 产

关于特朗普考虑对从墨西哥销往美国的汽车征收关税一事,日前,日产CEO西川广人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时表示,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考虑修改在北美市场的生产体系。

西川广人表示:“我们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下实施最优化的产能配置。如果该协定发生改变,我们就考虑修改,但现在还没有相关计划。”日产每年从墨西哥向美国出口大约40万辆汽车,是在日本汽车制造商之中最多的。关于英国宣布将完全脱离欧洲单一市场,西川广人表示,该公司得到了英国政府的支持,英国退欧对其英国业务没有影响。

此外,本田、以及马自达都表示现阶段不会改变在墨西哥生产汽车的计划,未来继续开展在墨西哥业务的同时,持续关注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变化。本田CEO八乡隆弘称:“我们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会供应北美和欧洲市场,眼下并没有调整计划。”

本文由1253威尼斯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只福特,下一波关税还有4天到达

关键词: